Menu

第69节

我静静听着赖嫂的言语,脑里不由浮现出一副现象:海滨,落日,一个小女子
儿背着书包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海风吹拂着她的头发和衣衫,远处是望不到边沿的
大海,整个国际都充满着一种孤寂萧索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赖嫂的心里深处吧!我瞥眼望了下她,却见她仍旧呆望着远处的江
面。良久,她才又道:后来父亲退了休,我又考上了大学,这汽笛声就很少听见了
。呵呵。提到这儿她笑了笑:我和你说这些工作,你会不会觉得很无聊啊?

没有啊。我道:我很喜爱听。其实刚在车里听你说你大学的工作时我就很爱听
,我觉得,觉得你和我想像中的完全不相同。

怎样不相同了?赖嫂笑着问。

总归就是不相同啦!我道。赖嫂道:你曾经觉得我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对不
?我闻言脸一红,没有答她。赖嫂叹了口气,不再说话。我见她这副姿势,心里一
阵不安。正想着找点什么话头平缓下气氛,却听赖嫂道:尽管你们这些男人都觉得
我很随意,但是我可不会随意就和人上床!就像今晚我的那些同学,他们都觉得我
嫁的欠好,都想着我已然能嫁给老赖那样的男人,天然也会很简单的和他们上床。
方才集会时他们的嘴脸你也都瞧见了吧,他们觉得我人尽可夫,老娘就偏偏一根手
指头也不叫他们碰到!说话间,张丽华好像又变回了以往那个赖嫂,她一边嘲讽着
她的那些同窗,一边用相同嘲讽的目光望着我,那意思似在说:你不是也老想着和
我上床吗?

我被她看得大是羞愧,双手从裤兜里掏出来,又放进去,总找不着个安闲。赖
嫂见我这副容貌,扑一下乐了,笑道:小白,你怎样啦?怎样不知所措的?是不是
也想着和我上床?她的这番揶揄更让我问心有愧,一时老子连耳根台都红透了。赖
嫂却仍不放过我,笑道:小白,前次我容许过你的,你帮咱们家老赖渡过难关,我
就让你如愿以偿,呵呵,现在工作现已帮好了,你就选个当地吧?是酒店仍是你家
?要不就在这车上?说着,这婆娘示威般朝我走了两步。咱们本就相距不远,如此
一来,几乎已是面贴着面了。

我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小半步,尽管光线很暗,但因间隔超近,我仍是看清了赖
嫂的脸上布满了潮红,只不知是由于酒气上涌仍是心绪激动。怎样?不敢么?赖嫂
见我畏手缩脚的,笑的愈加大声。我遽然觉得赖嫂这刻的反响和我方才影响到她有
关,当下道:你别这样好不?赖嫂道:别怎样?我道:你方才不是好好的吗?我还
是觉得方才的你才是实在的你!赖嫂闻言愣了一愣,我抓了抓头道:我喜爱听你讲
你的故事,我觉得你最打动听的当地是你心里深处那股子说不出的孤寂。

这话丢出来后,赖嫂愈加的愣怔了,逐渐,她从适才的那种激动中安静了下来
。我见她略带潮红的脸上又康复到从前那种郁闷安静的姿势,心里竟真的感到此刻
的赖嫂才是最美的赖嫂,正看的忘神,赖嫂骂道:你看什么看?我忍不住道:我从
未见过你像现在这般动听。小白。赖嫂笑道:你嘴可真甜啊!

是么?我条件反射相同道:甜不甜那要尝过之后才知道啊!

话刚出口,赖嫂就猛一下抱住了我,接着她的嘴唇重重的吻在了我的唇上。我
匆促的和她亲吻着,吮吸了几下她的舌头后,心里也不由一阵情动。当下反手也搂
住了她。将她拥住之后,心里俄然有了一种很古怪的感觉,好像我此刻抱着的不是
她性感的肉体,而是她那颗孤单的心。

和美好各走各路的路

不知道是不是心境的原因,此刻赖嫂的吻也好像有一种孤寂的味道。那感觉虽
然远不如前次在她车中那样香艳影响,但却别有一番动听的味道。咱们KISS了大约
有三四分钟,唇分后,我仍是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此刻有轮船从江面上驶过,马
达声突突的,静夜里顯得分外的明晰。我和赖嫂相拥着立在江边,夜风清凉凉的吹
过来,很讓人愜意。路灯和月亮为我俩在地面上投下了影子,江面上则泛着粼粼的
波光。汗,我曾经從未想過自己竟然會和賴嫂有如此浪漫的一幕。假如此刻我懷里
抱著的是林靜或是陸菲,哪怕是小雪,都是合理的。可偏偏偶抱的是賴嫂,在今晚
之前,她在我的心里完全就是一誘惑力超高的雌性生物,她對我的招引也完全是赤
裸裸的器官上的招引。

也許有時候人与人之间的往来就是这样古怪吧。若不是今晚赖嫂吃多了酒,若
不是张楚的歌勾起了她的回想,她也不会流露出自己实在的一面。正自发痴,赖嫂
遽然推开了我。走吧!她掠了掠头发,说道。

我傻傻的跟着赖嫂回到了车旁。临上车前,兀自回望了一眼X江。我觉得赖嫂就
好像这夜色中的X江一般,那样的孤寂,又是那样的引诱。上了车,关上车门,我并
没有急着开车。赖嫂也没有敦促我,仅仅静静的坐在副驾驶的方位上。此刻张楚的
那首歌早现已放完,收音机里主持人的声响正在介绍张楚,介绍他当年的那张专辑

小白。我正听得入神,冷无妨赖嫂道:我现已很久很久没有和一个人这样的聊
过天了。有时分想想,年青真的很好。想问题也单纯的多,还会有抱负。现在年岁
越来越大,变得越来越实际,每天都在克勤克俭,期望自己的明日能美好。但是越
是这样,心里就越觉得空无,越觉得自己和美好其实是各走各路的。

我听着赖嫂的话,遽然想起陆菲了,陆菲现在所做的不正是这样吗?猛然我又
想到自己了,我和林静在一同爱情,是不是也是正在走这条和美好各走各路的路呢
?正想着,赖嫂的手遽然摸上了我的脸颊,紧接着,她的手指又如上一次般悄悄抚
着我的嘴唇。小白,你的嘴唇好软,吻起来真的好舒畅。她的声响里没有半分撩拨
的感觉,但听在我耳中,却愈加觉得引诱:你今晚和我在一同吧!呵呵,不是由于
你帮了我才这样,而是,而是我想和你做爱!说着,她将手指伸入了我的口中。我
感受着这种异常的影响,一时间整个人都傻掉了。

赖嫂的这种姿势比前次她的各样撩拨愈加让人无法抵御,我情不自禁的开端吸
啜她的手指,一边用牙齿悄悄啮着她的指骨。我遽然觉得自己的心里深处也和赖嫂
相同空无孤寂。良久良久,赖嫂才将她的手指撤离了我的口腔,取而代之的是她的
口舌。

在她吻上来的瞬间我俄然理解了一件工作,为什么现在社会的性爱如此众多,
那是由于空无的人太多太多,而只要在性交的过程中人们才干有顷刻的满意。

赖嫂先是和我亲吻着,逐渐,她好像情动了,身体紧紧的贴了过来。她其实只
是一个心里孤寂的女性算了!我在心里想着,但是转念间又想,自己不是相同一个
需求有人来添补空无的不幸虫么?想着,身体也情不自禁的向赖嫂靠了曩昔。此刻
车内的收音机里响起了张楚的别的一首歌《爱情》:你坐在我对面,看起来那么端
庄。我想我应该也很仁慈。我打了个呵欠,也就没能压抑住我的愿望……
我和赖嫂做爱了。没错,玩的就是传说中的车震。有时想一想,男女共处,往往在
这种性大于爱的状况
下更简单上床。假如爱的太深,太介意对方了,反而不会如此激动。而假如朴实只
是性交,有太动物样了
。尤其是对我这种良知被狗吃了一半还剩一半,纯真被愿望腐蚀的不完全还留有一
丝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前次我和寡妇上床,就是这种状况。而今晚和赖嫂仍是如此。不过比起寡妇,
赖嫂这个风流人物要老
道的太多。这婆娘太了解男人的需求了,不论是生理上的仍是心理上的。跟他X炮简
直就像抽周久耕的九
五至尊卷烟相同,是帝王般的享用。再加上今晚这环境,月夜江边,艳妇名车,以
及我初次发现的赖嫂的
心里,这爱真TM的做到了既**有浪漫的最高境地。
  起先我的脑里还有陆菲和林静的影子,但到得后来,这全部现已全然不顾了。
我本来还想着在教父车
内的抽屉里找个TT戴上,但是也给忘了。进入赖嫂之后,更是出奇的投入,耳边只
剩余赖嫂的浪叫声,眼
里只剩余她沉醉的表情。直到高潮往后,吐尽烦恼水之后,我的心里才隐约有了一
些悔意。但我的身体却
仍旧不愿作罢,仍和赖嫂紧紧的羁绊在一同。赖嫂瘫软在我身上,好像和我同时经
历过高潮相同。他的头
扎在我的肩头,我的头则埋在她的头发里。那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满意。我真的很
想抛开实际中的全部,
每天就这样和赖嫂不断的做爱做爱,一向到死。
   良久,咱们才分了开,坐回自己的位子后,赖嫂燃了一根烟静静的抽着。我则
呆呆望着她,心里又
开端杂乱起来。
  我想起了陆菲,我今晚之所以会跟赖嫂做爱,是不是由于受了她要和林无敌结
婚的影响呢?她若是知
晓了我和赖嫂的丑事,会不会愈加的不喜爱我呢?
  我也想起了林静。她应该算的上是对我最好的一个女子了。但是我不光在心灵
上一向变节着她,现下
连肉体也变节了她。我往后该这么去面临她呢?
  我还想起了小雪,这个不幸的女孩子还等着我去帮她呢?可我今日却底子没怎
么想起来她过。她今日
是不是没去夜总会上班?她等不到我的消息,会怎样样呢?
  我乃至想到了林无敌。这逼人和我的联系真T娘的纠结。我女友的老爸,我独爱
的女性的情夫,现在
咱们又成了同玩过一个女性的连襟了。听林静的口气,林无仇视我并欠好感,那么
我和林静的爱情联系,
我软弱的权势位置,这全部能否保全呢?
   正想间,赖嫂现已抽完了烟。她吐出了最终口烟,接着将烟蒂在烟灰缸内熄了
,然后道:我累了,
咱们这个当地歇息吧!
   我望着她那慵懒诱人的姿势,遽然有了一种不能自拔的感觉。
   或许日子本就是一团沼地。而我早现已泥足深陷。
我载着赖嫂去了教父赠我的那间房子。在那里咱们又做爱了。在车里那次仍是赖嫂
引诱在先,但是在屋里
,则朴实是我的自动。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痴迷和她做爱。许是她的肉体
正是我朝思暮想的那种
,许是她的那份孤寂打动了我,许是我一向在对立中挣扎的心需求这样的开释。我
觉得只要在和赖嫂的肉
体交欢中我才干什么也不想,才干抛掉心里的那些担负纠葛。
赖嫂也非常着迷于和我ML。她在床上的体现,她的嗟叹,她的表情,都是那样的满
足。好像我的每一下撞
击都能把她带到极乐国际。赖嫂的这样体现让我觉得自己几乎成了这世上功能里最
强的男人,那种心理上
的快感远比器官上的快感要爽快的多。咱们又做了三次。每次结束后赖嫂总会燃一
跟烟静静的吸尽。而我
则会呆望着她,心里生出无比杂乱的想法。每做一次爱,我的心里就会愈加的空无
一分,所以就又愈加的
巴望持续在和赖嫂的欢爱中取得满意。就感觉好象精力一向处于一种饥饿的状况,
不断的想吃,但吃过之
后却发现愈加的饥饿。到最终我总算精疲力尽,在床上沉沉的睡去。待我被赖嫂叫
醒时,天现已大亮了。
在舆洗间洗刷结束,便和赖嫂一同往外去。出门的时分我一向想问她今后还会不会
和我做爱,但一向没有
问出口。出了屋门,行到电梯口处,按下了钮。正自等着电梯来到,忽听得这层楼
另一侧的房门也开了。
这楼是那种一梯两户式的格式,每一层楼上只要两家住户。我听见那侧门开,便下
认识回望了眼,想看看
自己的街坊是谁。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忍不住呆了眼。
从那户房中出来的人不是他人,竟然是陆菲的表妹陶洛洛!她出了房门,一眼也瞅
见了我。四目一触,她
也楞了住。我想起身旁的赖嫂,心里不由一阵狂条。陶洛洛楞了一瞬间后像是也瞧
见了赖嫂。她瞅瞅赖嫂
,又望望我,脸色逐突变的杂乱起来。我一阵羞愧,赶忙将头扭了开,心里一面道
:NND,陶洛洛但是知
道我和林静在爱情的,现在她有发现了我和赖嫂在一同,看起来在她心中的形象可
算是跌停板咯。慢着,
不对,陶洛洛怎样会住在这儿?莫非
正自怀疑,遽然听到房内传出一声响:洛洛,你也不等我一下。那声响一进入我的
耳朵,立时便炸开了花
。我靠!这不是陆菲的声响吗?莫非陆菲也住在这儿?想着,忽地忆起林无敌给陆
菲买了一套复式楼的事
情了。妈的妈我的姥姥,姥姥的姥姥我的太姥姥,难说那套房子就在教父房子的隔
壁?这还真是不是冤家
不聚头啊!正想着,又一阵高跟鞋磕地的声响传来。我明知不当,但仍是忍不住回
望了曩昔。却见从里边
袅袅娜娜走出一个女性。那女性三十来岁,奶大肤白,不是我的陆菲还能是谁??

陆菲一面往外出,一面道:洛洛,你怎样话没说完,似是感到了异常,猛地顿住了
。接着她的目光投向了
我这边。我想将头转开,但却改变不开。陆菲见到我,呆了一呆,接着她也像陶洛
洛般发现了赖嫂。我的
心突突的,几乎不敢相信眼前发作的工作。但是这全部明理解白的在进行中。
陆菲的目光异常的难辨,好像很是悲伤,又好像很是不解。我在她的凝视下,便如
一特性喜阴凉的爬虫陡
然间被眼光直射到一般,浑身的不安闲。隔了好一瞬间,陆菲才改变回身,关上门
,拿钥匙反锁了。
自陆菲出来后,陶洛洛便一向瞪视着我,满脸的鄙夷。我一阵一阵的问心有愧,正
没做奈何处,电梯已到
了层。叮的一声铃响将为难的气氛平缓了不少。我见电梯门口,几乎是逃也似的进
了电梯。赖嫂跟在我的
死后也进了来。我直在心中求神拜佛陆菲不要跟进,但是在电梯临关门前,陶洛洛
扯着陆菲也进了电梯。
进了电梯后,陶洛洛按下了到一楼的钮。电梯慢慢下行。老子忍不住大是懊悔,妈
的方才怎样会进电梯呢
?老子应该顺楼梯走的,那才是安全通道啊!现在倒好,和这三个女性一同关在这
狭小的空间里,天知道
会惹出什么祸事来?正想着,赖嫂那婆娘遽然挽住了我的臂膀。小白。她神态密切
的道:咱们去哪里吃早
餐啊?

点击进入小说下一章节